您的位置: 寸家信息门户网 > 社会 > 澎湃思想周报|人脸识别进校园的讨论;美国再次牺牲库尔德人

蒙牛78亿收购网红奶粉贝拉米,却股价大跌 到底值不值?[图]

日期:2019-12-02 17:56:54     浏览:4998    

[国内]冷技术与热人工智能、人脸识别在校园引发讨论

随着各地智能校园建设的发展,许多学校都推出了人脸识别系统——注册、进出学校、进出宿舍和图书馆、食堂点餐等场景都可以通过刷脸来解决。一卡通校园已经转变为一卡通校园,给学生的日常生活和校园安全管理带来了诸多便利。今年9月初,中国药科大学在部分教室安装了人脸识别系统,用于日常考勤和教室纪律管理。然而,社交媒体爆炸了。网民留言说“糟糕”和“不必要”。不久,教育部科技司司长雷朝子对人脸识别技术的应用发表了评论:“我们需要对其进行限制和管理。现在我们希望学校会非常小心地使用这些技术软件。”虽然新闻已经过去,但关于人脸识别进入校园甚至“人工智能教育”的思考和讨论的余波并没有消失,并在过去一周引发了许多讨论。

人们讨论最多的是当人脸识别等新技术进入教育行业时,教师、学生和教育本身可能面临的问题。

Guangming.com在《校园人脸识别,小心谨慎》中说,“当技术深入个人生活时,必须划定严格的界限。人脸识别等监控技术应紧密结合底线的需要使用,并强调“技术不应被滥用,教育不应被误解”。恐怕教育更需要耐心和专注,而不是一两种有效“管理”学生的黑人技术。

《法制日报》“人脸识别引发校园争论”中的“人工智能教育应该谨慎”一文,从三个方面对事件进行了反思:“实时监控课堂表现,加大师生压力”,“人脸识别侵犯隐私,教育创新尊重学生”,“新技术推广需要谨慎,教育不能偏离正确轨道”。此前,《北京青年报》的文章《人脸识别技术不能用来“束缚”学生》也有类似的说法:“经济技术条件的变化应该激活课堂活力,而不是束缚和束缚学生”,而“让信息技术帮助教学改革,让技术手段给课堂教学带来更多的变化,只有通过创造更多的“黄金课程”,学生才能被喜爱”。

公共号码“中青在线”聚焦于一些校园使用电子监控设备所造成的“监控边界和规模”。它发表了一篇文章“老师身后的眼睛越多越好”文章指出,“各种高科技确实可以取代手工管理,否则手工管理很难实现。然而,技术毕竟是“冷的”,不能违背人类合理的要求。没有信任和看似严格的管理,教室很可能变得毫无生气。”

人工智能教育的作用不能被夸大,我们需要更加警惕技术背后的资本。《中国青年报》在人工智能教育中能做些什么?“直接看着大量资金流入依靠信息技术的创新教学领域背后过热膨胀的现实,文章提醒我们在智能教育领域有许多“窍门”,我们需要防范资本驱动的“应试技术”泛滥。在《中国民办教育产业发展报告》(2019)中,一位作者表示,“对于投资者来说,如果教育产业要发展好,投资行为应该更加严重。在盈利的前提下,还必须考虑公共道德,甚至企业家也应该被要求有更严格的道德标准。"

争议仍在继续,关于数据立法的思考也被提及。《法律日报》曾在头版发表一篇文章,“人脸识别在校园数据立法中走了多远?”来讨论这个问题。与公众广泛关注的隐私安全问题相比,我国的法律法规在数据安全方面仍然相对空白。“如何确保数据安全,特别是如何确保数据不被滥用和用于损害国家、集体和个人的利益,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法律问题。”事实上,对人脸识别技术和数据伦理的思考已经开始。公开号“人工智能伦理学”在今年4月的原创文章《mana数据伦理学评论(第5期)》中写道:“人脸识别技术是好的,有价值的”,任何技术都是风险和机遇的双刃剑,人脸识别技术也是如此。我们不仅要对它充满信心,以开放和包容的态度对待它的缺陷,还要保持理性和审慎的态度,加快建立和完善统一的人脸识别技术使用标准,对人脸识别技术的现场和应用范围做出合理的规定,制定和遵循伦理和法律规范,使人脸识别技术能够更好地为人民生活服务。”

除了我们对当前形势的关注之外,我们还需要一个更长远的视角来考虑人工智能技术可能给人们带来的异化和矛盾。《中国青年报》的文章《校园拒绝摄像头》(Campus Rejection of Cameras)称,“更可怕的是,人脸识别技术在各地推广后,人类只会成为监控摄像头下装配线上的冰冷机器,或者擅长用肢体和表情隐藏情感的“演员”。这背后是人们对安全或隐私的分配之间的矛盾。”

讨论仍在继续,人工智能技术行业的自律意识正在逐步建立,但我们所做的似乎还不够。10月11日,澎湃的评论发表了一篇关于“是时候给“校园人脸识别”泼些冷水了”的深入观察。文章运用行政比例原则分析了人脸识别技术在教学应用中的利弊,认为“在课堂上应用人脸识别没有必要、合理甚至涉嫌违法”。面对中外科技企业开始重视人工智能技术的伦理问题,加强行业自律的事实,文章指出“行业自律需要外部社会的推动”。不幸的是,与欧美社会相比,在某种程度上,中国人对这方面考虑太少。"

[国际]美国再次抛弃库尔德人

当地时间10月9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宣布对叙利亚北部实施代号为“和平之泉”的军事行动。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与埃尔多安通电话后,决定撤出驻扎在该地区的美军,这给了土耳其攻击库尔德武装分子的机会。《新共和国》最近的一篇评论指出,特朗普从叙利亚撤军与其前任利用少数民族作为地缘政治棋子是一致的。

库尔德人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无国籍人,有2000万至4000万人分散在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库尔德人聚居区。30年来,库尔德民族主义者一直是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可靠代理人和盟友,与萨达姆·侯赛因政权、德黑兰政府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联手。

文章作者亚当·温斯坦(Adam weinstein)指出,特朗普去年9月在联合国大会上回答库尔德记者拉希姆·拉希迪的提问时说,“我们与库尔德人关系良好,我们正在努力帮助他们。别忘了这是他们的地盘。他们和我们一起战斗,然后就死了。我们在与is的斗争中失去了数千名库尔德人。......他们是伟大的人,我们没有忘记。”今年6月,特朗普还向记者吹嘘说,他的个人因素阻止了数百万库尔德人被土耳其镇压。“埃尔多安在(土耳其-叙利亚)边境集结了65 000名士兵。他想消灭帮助我们对抗伊斯兰国的库尔德人。我打电话给他,告诉他不要那样做。”特朗普这次向埃尔多安鞠躬似乎很奇怪,但事实上并非没有先例。事实上,特朗普的前任曾多次在政治和军事上利用库尔德民族冷血地追求美国的国家利益。

这篇文章梳理了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和库尔德人之间的地缘政治联系。20世纪70年代中期,美国、以色列和伊朗达成协议,允许在伊拉克北部建立一个大的库尔德自治区,因为这可能有助于对抗萨达姆·侯赛因的巴格达政权。然而,在1975年,伊朗国王和萨达姆·侯赛因达成了和平协议。库尔德人的新据点没有得到保护,伊拉克军队很快就把它摧毁了。当时真正的库尔德领导人后来写信给福特的继任者吉米·卡特总统说:“如果我没有完全相信美国的承诺,我本可以阻止这场灾难降临到我的人民身上。”1988年两伊战争结束时,萨达姆·侯赛因发起了“胜利运动”,这是一次针对库尔德人的种族灭绝袭击,造成约10万人死亡。那一年最严重的袭击发生在哈拉布贾,该镇被芥子气和神经毒剂轰炸,造成约5000人死亡,包括许多妇女和儿童。在两伊战争期间,美国早就知道萨达姆·侯赛因的化学攻击,但却容忍了这一攻击,以此作为抵御伊朗的堡垒。

三年后,在美国装甲部队将萨达姆·侯赛因的部队驱逐出石油资源丰富的科威特后,老布什总统突然重新发现库尔德人是对巴格达政权的威慑,他宣称“伊拉克人民应该推翻萨达姆·侯赛因的政权,这将推动所有问题的解决。”北部的库尔德人和南部的什叶派伊拉克人相信美国会支持他们,他们发动了反对萨达姆·侯赛因政权的起义。美国军方没有推进巴格达,而是达成了一项协议,允许伊拉克政府使用后勤直升机,这些直升机被用作武装直升机,向库尔德人的阵地倾倒弹药和化学武器,导致数千人流离失所。1995年,中央情报局举行了库尔德敌对派别之间的停战谈判,并与他们一起制定了抓获或杀死萨达姆的计划,但由于来自华盛顿的模糊信号,行动失败了。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中,布什和他的新保守主义战争设计师利用萨达姆·侯赛因对库尔德人的袭击作为入侵的借口。

尽管美国在与萨达姆·侯赛因、巴斯特叛乱组织基地组织的对抗中依赖库尔德组织,正如奥巴马总统在2011年从伊拉克撤军并在2014年试图阻止is的扩张时所发现的那样,支持或武装库尔德武装本质上是对其长期民族独立愿望的认可,这一前景威胁到伊拉克已经脆弱的联邦政府和土耳其的野心。中东的地缘政治是库尔德人不断牺牲的祭坛。

尽管库尔德人在美国历史上一次又一次地为自己的利益牺牲,但他们都是出于广泛的稳定考虑(尽管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是错的),作者在文章的结尾指出特朗普撤军的真正意图并不清楚:除了宣布对伊斯兰国的空洞胜利,并试图为结束美国最小和最新的军事行动之一而获得荣誉。尽管受到外界的批评,特朗普仍在推特上威胁土耳其,如果它做出任何他认为不正常的举动,将摧毁其经济,但宣布撤军的负面影响将继续扩大。很明显,库尔德人不再信任美国人,而是会与大马士革、俄罗斯和伊朗结盟。伊朗的干预将进一步引起阿拉伯国家的不安。该地区的逊尼派穆斯林将拼命寻求一些安全措施,并可能重组。在最好的情况下,成千上万的人也会死去。

黑龙江11选5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 陕西11选5 广东11选5


上一篇: 当好“总客服”筑好“连心桥”“12345”热线获全国十佳热线
下一篇: 生命必须有裂缝,阳光才能照的进来